著名美术评论家徐恩存先生“说”王洪学的花鸟画

时间:2020-08-24   访问量:1433

以技入境  虽小犹大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王洪学的花鸟画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徐恩存

 

微信图片_20200824104229.jpg
造化世界的多样与丰富,启迪 人们在审美发现中,获得艺术的新视野、形式创造力与境界表现手法;花鸟画艺术,直接关联着大自然的生机与生命活力,在千年的沉淀与积累中,它以符号化的载体和笔墨的演绎表现,呈现了写意的韵致与风神。
微信图片_20200824104600.jpg

当代花鸟画家王洪学,术业专攻小写意花鸟画,取材于大自然的千姿百态与鲜活生动的感性形式,把外部世界的生命现象与郁勃生机,移情至心灵之中,几经反复,终成特定形式,在“了然于心”的情势下,信笔挥洒,方寸有度,且骨法用笔,气韵生动,神完气足,境界典雅,洋溢神完气足的审美魅力。

微信图片_20200824104852.jpg

 王洪学的花鸟画,始于上世纪末,成熟于新世纪,新旧世纪之交的八面来风,成为他艺术成长与成熟的氛围和条件,这使得他得以在当代文化语境中,审视花鸟画传统,确立自己的审美取向,得以在古为今用、洋为中用的双向作用中,思考自己的绘画理

念、艺术思想与发展走向;王洪学是幸运的,他所处的时代,是转型与巨变的时代,带给他的是全新的艺术观念,使他在艺术长旅中得以自由选择、自由发挥和表现,大胆创新,无拘无束,终于在自己作品中,渐成风范,自成一家。

微信图片_20200824104858.jpg
在循序渐进与悉心领悟中,王洪学远学前辈名家,并从赵孟頫、柯九思、徐渭、陈淳,以及虚谷、吴昌硕等人入手,以极高的起点,临习前人作品,领会其笔墨个性与机锋;近学王雪涛、李苦禅,以及萧朗、孙奇峰、张浦生、霍春阳、贾宝珉等诸大家技法,并渐入佳境,以小写意花鸟名世。读王洪学作品,可以明显的感到,他是在传承有序中得到浑厚艺术滋养的,取法浑古而又“师其心不师其迹”,既敬畏传统,又能不守绳墨、大胆突破前人格局,在承前启后中形成形神兼备的个人风格。

微信图片_20200824105059.jpg

从临仿、背摹,到写生而创作

王洪学的笔墨语言愈加精炼、形式愈见新颖

作品整体驾驭愈加浑然沉厚,笔下的芭蕉、竹子、松树、牡丹、荷花、枇杷、鹰、斑鸠、喜鹊等,均见出笔墨内敛、简逸和老道,在形式的锐变、富赡上,都富有创意与郁勃纵横之气;王洪学的艺术以从前人炉冶中熔出,自是落笔成趣,达于形神兼备与气韵生动之妙境,跃然纸上。像《连年有余》的荷叶与花朵,《人不厌拙-清气》的翠鸟和荷花,《一路清廉》的洒脱笔墨与清润气息,《高瞻远瞩》的虚实相映与意象的精气神,《绕身无数青罗扇》的清新氤氲与笔墨变化等等,都令人耳目一新,感受到大自然感性生动的活力与魅力。我们看到,画家在“不似之似”的把握中,不拘泥于“形”的再现,而是一任主观抒写,力求笔墨与意象的郁勃纵横气象的表现,营造整体的“乾坤清气”,其中锋用笔的腾挪变化和刚柔相济的演绎,既肆意又沉穆,既圆劲又峻拔,而墨色的结合与笔法的多变,则另拓了画面新境,与此同时,画家精于节奏、韵律与力度的掌握运用,并运用于章法之上,往往以回绾之势构建意象布局,增加画面气势与诗意传达。


微信图片_20200824105210.jpg

王洪学像位旅者

跋涉在艺术长旅上,他的勤奋换来了丰硕的果实,他的努力使他的艺术日益精进,他的执着使他抵近佳境。

这样的浑古笔力,非一日之寒,而他近期作品的重拙浑厚,水痕墨气,以及胸中郁勃与笔底造化,无不是落笔云烟,都在瞬间题于画面,且极尽淋漓之至;足见,王洪学正在完成一种超越和对艺术本质的回归,无疑,这是生命与艺术自觉的表现,也是他艺术长旅中新的起点。所以,我们愿意相信在未来王洪学定会以尽善尽美的艺术奉献给中国画坛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作 品 欣 赏